ELAPUSE

R76R的吸血鬼au)

没有标题,甚至不是一辆小破车,它只是赛车开始前踩油门的那个蓄力而已)


  莫里森在梦里觉得自己被小小的火苗缠绕,那烧灼感让他直接醒了过来。定睛一看,本以为是火苗的东西,只是接触着自己皮肤的一寸银链:十字型的两根楔子穿过他的手背,把他缩在椅子上。这一定是莱耶斯的恶趣味。他屡次说过,如果在阳光下看到自己,会以为他是圣人。
  “我知道你没死,别装。”背后传来他的血猎情人——前情人的足音。莱耶斯踩着慢步踱到被五花大绑的吸血鬼面前,但他没有全副武装。他把外套,马甲和枪套都脱了,穿着晨衣。不知是否因为捕猎莫里森而三天未眠的缘故,他的黑眼圈看起来更深了。
  “你打算在我自己的城堡里杀了我?”
  “你不打算问我为什么吗?”
  莱耶斯走近了些。他看起来就像在扮演他们过去游戏里的情人角色一样,但莫里森闻得到他血液里涌动的恨意。和传说的不一样,恨意的味道是甜的。
  “看来你不是那种接受否定回答的类型。”莫里森在回答间隙又细数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再给他一点时间,他也许能够在银链下化形;或者干脆做出被木桩杀死的假象,化作烟雾战术性撤退;或者……
  “你真的,真的从一开始就打算拒绝我?”莱耶斯已经坐到了吸血鬼的身上。“你从来没想过要初拥我?”
  “不。”莫里森回答得斩钉截铁。“你觉得我背叛了你?”
  “也许吧。但总会有人觉得是我背叛了你。”
  莱耶斯松开了拥抱,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手里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东西。那多半是他从靴子里抽出来的。
  “……用这个可杀不了我。”莫里森说。“你……” 
他本就冰冷的身体却感到一阵寒颤。
“杰克,你从来,还真是学不会以最坏的意图揣测人。”莱耶斯掂起匕首,把刀刃贴在自己的另一手掌心。
  “不,等等——”
  莫里森用尽了力气想从椅子上站起来。然而缠着他的链子却只是像劣质风铃一样轻轻晃荡了会儿,就作罢了。
  莱耶斯大概是相当欣赏这幅光景吧。他似乎很幸福的笑着。
  随着匕首轻轻的一划,刺鼻的香甜就充斥了整个地窖。杰克莫里森已经忘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忘了眼前的人是谁。加布里尔莱耶斯对于此刻的他而言,就只是一瓶开了封的美酒。理性和知性就像蜘蛛丝一样,稍有微风就支离破碎。更何况莱耶斯接下来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狂风骤雨。
  “喜欢吗?这个味道?”
  莱耶斯伸出手,像涂鸦一样在莫里森的脸上随意的抹了上去。从脸往下,抹着脖颈的弧线,又钻进伯爵的晨衣里——
  “住手、” 
  “我拒绝。”
莱耶斯用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晨衣。 
  “你知道吗?你现在看起来就像是被我给【】了一样。”
  “求你了,加比、”
  这句话莫里森说的不甚利索。嘴里含满口水的人当然没法好好发音。
  “现在倒是会喊我加比啊。”
  说着,莱耶斯把小刀又抵上了自己的胸膛。没有一丝犹豫地,又轻轻一划。
  据说海洋里存在着隔着几公里就能闻到血腥的鱼类。吸血鬼虽然不具备这么大范围的气息分辨能力,但在小空间内识别血液的敏感度却是神话生物级别的。更何况还是一只伤痕累累,几天没有进食的长生种。
  事已至此,莫里森已经再也不求什么情了。他的獠牙完全露了出来,瞳孔放大,喉咙深处传来人类绝对无法发出的咆哮。但还是那些该死的金属挡在他和晚餐面前。明明只要这些东西不在,他就能得到解脱——
  “很好。那么我要解开你了。”
  莱耶斯对已然成为怪物的爱人说。
  “待会请稍微温柔一点。”
(没有车 不会开车)

评论(12)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