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PUSE

失心疯

  莱耶斯觉得自己一定是和魔鬼做了交易。在他看见自己的手指变成烟雾之后,他大吼着要莫伊拉滚出去,后者识趣地一溜烟就消失了。他想扯掉自己身上的针管,贴片,手指却穿过这些实体,就像一个真正的幽灵一样。
  在试图砸烂一整个房间的天价医疗设备未果之后,他终于冷静了下来。擅长冷静是他的优点。他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事情不可以让任何人发现。
  他装作一切安好的样子,照常出席会议,即使是在夏天也戴着手套。有外形的东西包裹自己的话,他不太容易忘掉自己原本的形状。他已经不怎么带着小队御驾亲征了;因为他渐渐发现,自己好像拥有了一种在应激的时候就会散开的功能。
  他再也不睡在杰克的卧室里。
  莱耶斯看着镜中的自己。稍有不注意,他的脸就变成了一团模糊的黑雾。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公开场合是不是消散过;但应该没有吧。如果真的有人看见,这个消息一旦传开,安娜,安吉拉,杰克,麦克雷,至少一个人回来问自己的。
  他已经快疯了。并不是因为秘密泄露,反而是因为没有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异样而几近疯狂。在他拉开距离的这几百,几千天里,杰克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和自己保持着友好的两米距离。他不问自己为什么不再和他私会,圣诞节,感恩节也像没事人一样,远远地和自己打招呼,就像自己是别的任何人一样。莱耶斯知道,杰克莫里森在这二十年里也快疯了。让他发疯的源头是万众一心的期待,是一种不知道被谁假设出来的巨大义务。也许就像他觉得莫里森越来越好笑一样,莫里森也觉得他在演一个自缢的丑角呢?
  终于有一天,莱耶斯在他们回到接驳船上的时候,拎起莫里森的领子就往墙上摔。他想打碎那张温和的笑脸,弄歪他的鼻梁骨。质问他为什么不来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法发现自己没有心跳。其他人冲了上来,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他破罐破摔地想化作幽灵,以一种真相大白的姿态给所有人来个登场,却没能逃到半空中。
  “冷静点,加比,你又忘了?”
  差点被他揍歪脸的,英俊的金色指挥官捧住他的脸,一边和后面的谁说着什么莱耶斯听不懂的事情。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太认识房间里的别人。记忆里,他本应该是和自己的突击小队一起行动的:到底为什么莫里森会在BW的接驳船上?眼前这个穿紧身衣的未成年少女是哪来的?把她给我带下去——他想对麦克雷这么命令,却发现神枪手靠在远方的墙角,冷冷地看着自己,像在看酒吧里的一场闹剧一样。
  “杰克,你,”
  莱耶斯抬头,看着眼前白发苍苍,满脸疤痕的人。
  “你的脸怎么了?”


评论(6)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