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PUSE

噩梦

死神的梦中,麦克雷还是十多年前的模样。身板还不那么结实的大男孩裹着那一天的绷带,夹板,没被包住的那只眼巴巴地望着师父,下巴上刚冒头的胡须把死神的喉咙蹭得发痒。
忘了前因后果的死神任着小年轻在自己身上撒野,不知怎么就又觉得倦了。他想小睡一会儿,从“活着”这件繁重的工作里稍微解脱些;但是他想起来,自己已经睡着了。自己已经解脱了。
没发逃走的他只好也回应麦克雷的动作,学着活人的样子,装出放松的表情。
“你.... 你一直都知道。”
死神当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没能给出反应。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可以....
结果他还是一动不动,只是忘记了呼吸。
“你根本就知道我爱你。”
本来埋在死神肩头的麦克雷抬起了脸。他脸上写满了愤怒和指责,但也许是疼痛作祟,他的表情在死神看来只是一个早熟,或者晚熟孩子在恍然大悟后的委屈而已。
死神猛地从梦里逃了出来。原本飘散在屋里的黑烟如暴雨前的乌云一般卷成人形,狼狈的躺在地上。
做噩梦真的是久违了。他想。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