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PUSE

76r【 一个沙雕童话故事之 -灰噶比】


  从前有一个浓眉大眼的美丽噶比,他的妈妈死了,爸爸娶了新的老婆Michal Chu,于是家里多了两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姐姐)大噶和二噶
  漂亮的小噶被继母欺负,不给他好看的皮肤,只让他穿瑜伽裤\运动外套,还逼着他戴了个针织毛线帽,看起来灰头土脸的,每个人都喊他灰噶比。
  有一天城里的玉米王子要举办尬舞相亲大会了,小灰噶觉得自己的舞天下第一尬,很想去试试,但两个姐姐(哥哥)却逼迫他在家里刷经验,要他一晚上开出个史诗皮肤才让他来舞会玩。小噶打了一晚上排位,拿到的箱子都是蓝天白云,头都要给不能说的女人锤烂了,眼看着就要错过舞会小噶难过的die了起来。
  这时候出现一个仙女教母,他见到小噶平时都热心帮助家里的小动物,比如饥肠辘辘的麦克狗还有麦克狗以及麦克狗,于是就用原画师魔法给小噶变出了一套叫士兵24的史诗皮肤穿。还把麦克狗(们)变成了工具人,让他们拉着南瓜做成的车送灰噶比去舞会。但是仙女教母说了活动晚上十二点结束,记得在那之前回来,不然给你试穿的皮肤系统要收回的。
  麦克狗(雷)们汪汪叫着很疑惑自己在故事里的定位,但还是把灰噶比送到了舞会现场。王子此刻正在舞厅里表演守望先锋一周年时自己更新的那个舞蹈表情,看得周围的美女和俊男们一愣一愣的,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给这种土味舞蹈接招。只有灰噶比心领神会,一个摊手,一个跺脚,立刻把玉米王子莫里森的心俘获了。他们一起互相跳着,假装自己是时尚的男子。灰噶比展露了自己的绝活,原地甩枪地狱火轮舞曲,玉米王子激动得也做起了单手俯卧撑。可是眼看着十二点就要到了,灰噶比只好提着自己的大裙子(披风)拔腿就跑,王子见状怎么可能让你跑咧,按住shift就是策马狂奔,吓得灰噶比也只好交出了宝贵的shift,结果一个不小心把自己宝贵(并不宝贵)的地狱火霰弹枪掉了一把,两把,三把……
  第二天莫里森王子拿着散弹枪到臣民的家里询问,说谁拿得起这个纯金散弹枪x2还能跳拉丁舞的谁就是我的公举。
  问题来了,大噶和二噶还有小噶都表演了同样高超的枪斗术舞技。
  莫里森王子挠破了头,挠得头发都掉光了也想不出到底眼前的哪一个噶才是昨晚看到的那个万人迷男模。实在没有办法的他只好把三个噶都娶回了家,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潘神噶\内衣噶

就很想看大英雄老莫x这样的噶比

全图见: https://afdian.net/p/652b5788aba911e88f6052540025c377

HAUNTED

万圣节马上就要到了(屁)(这是一个认为夏天结束了万圣节就能立刻开始的人)于是摸一个没能画成漫画的梗成文 以下正文


-------------

  “那栋房子里有个狼人。”脸上有雀斑的小学生说。“我看到骨头了。肯定是它吃剩的!然后那天,我看到他人了。他脸上手上都是毛,都是!有这么多!”

  “鬼扯。那栋房子里住的是个吸血鬼。”明显超重的小学生说。“那是个惨白惨白的人,面颊消瘦,一个老头——我见过他,隔着窗户,他嘴角还淌着血——”

  “不。里面有幽灵。一个黑色的幽灵——”

  “你们都瞎讲。”叫A的小学生说。他仰望着天后退着,差一点就没接到玩伴扔来的球。“那就是个没人的破房子,会住在那里的不是些吃药的就是些要饭的。”

  “我没撒谎!”雀斑挥舞手臂,要A把球给他扔回来。

  “我也见过里面住了人。”胖子说。

  A下意识的隔着破败不堪的木栅栏往里面瞄了一眼。在一整院齐腰深的野草后头,有一栋西墙已经歪了的别墅。在白天是没法从有没有灯火来判断屋子里有没有住户的。就算那里真的住着什么孤魂野鬼,这栋房子还能不能通电还是个问题。

  莫里森宅在他们出生起就存在了。他们也不能从自己模糊的记忆中分辨,这栋屋子究竟是一直都这么破败,还是因为什么突如其来的不幸才变成了今天的模样。学校里流传着这里住着狼人或者是吸血鬼的传闻;A只觉得这是像校园七不可思议一样,为了打发午餐和课下时间被他们炮制出来的话题罢了。

 “你不信的话,有本事就进去试个胆嘛。”雀斑抡着手臂,看样子是想把球扔的又高又远。

  “我不要。就算没有什么狼,万一踩上个锈钉子怎么办?”

  “你就可以截肢,然后换上一个火箭腿。”

  “放你的P——”

  这一次,球真的飞的又高又远。它越过只剩下半截的莫里森宅围墙,消失在了野草的深处。

  雀斑和胖子不约而同的看着这个自称相信唯物主义的A。

  

  A只身一人在野草中已经翻找了半个多小时。

  胖子和雀斑不愿意进来这个据说闹鬼的地方,各自认怂回家了。他并不想放弃这个有签名的球,也低估了在草丛中找一样东西的难度。这里的风冷的吓人;他明明只是离开了马路十米远,竟然感觉自己好像被困在了什么与世隔绝的地方一样。弯腰的时候,他根本看不见天空和道路,只有干枯的野草瘙挠着他的胳膊,诉说着这个地方是多么的没有生机。他找到了好些东西;粗大的带着牙印的骨头,破碎的酒瓶,零钱硬币,但就是没有他们的棒球。

  A不情不愿的往院子深处走,继续地毯式的搜索。他开始生小伙伴的气,觉得要是他们俩能陪着自己找,这事一会儿就该完了。他不愿意去想自己如何的开始变得草木皆兵,如何被乌鸦的叫声吓得一个冷颤。

  惊魂未定的他硬着头皮刚迈出一步,就踢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不会是人头吧,他想;然后立刻就明白这只是个万圣节南瓜。它被放在这里估计很有一段时间了,所以被他一脚就踢烂了。万圣节毕竟已经过去了三天,不管是谁把它扔在这里,肇事者很显然已经忘了把它扔进生活垃圾桶。

  A深呼吸,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神经质了。这里既然有万圣节装饰,就说明屋子和他想的一样,住的是人类。只不过他们要么闭门不出,要么常年出门在外罢了。但这么一想,他又觉得自己该快点找到东西,离开这里;如果这里的屋主是一个臭脾气的老头,谁知道自己又要因为私闯民宅挨怎么一顿骂——

  就在这时,他感到一阵凉意爬上了背后。也许是风突然刮了起来,也许是太阳突然被哪片云遮住了吧。但他抬头一看,这天上还是秋天那万里晴空的模样。但他脚下确实有阴影,有不属于他自己的阴影;这是什么远方的高大建筑物的投影吗?

  “小鬼,”

  一个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说。

  “你来不该来的地方做什么呢?”

  A的尖叫被莫名的堵在嗓子眼。他长大之后才知道,人在极度受惊的时候就和溺水的时候一样,是发不出声音的。他的理性让他快跑,可他却转身了。那是一个高大的黑影——一瞬间,数不清的乌鸦发出凄厉的叫声飞上了天,像纷纷逃离着现场一样——

  等等,这个黑影看起来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超自然。

  它有厚度。还有反光。和质感。

  不如说这质感,就只是呢子的质感而已。

  不如说这个黑影,只是一个穿着黑色呢子风衣的……

  男人而已。

  “我问你呢?”

  男人歪了歪头,和目瞪口呆的A对视。“你是住这附近的孩子?”

  “呃,嗯,是,”

  “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

  仔细看的话,男人留着漂亮的口子胡,看五官像是拉丁裔的样子。但他的英语没有口音,十分标准。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棒球。

  “我的、”

  “我就知道是你的。”男人突然看起来有点生气。“我刚回家,就有这么个玩意儿从窗户飞进来——要不是那窗子本来就是破的,我——”说着,他就不容分说的转身,仿佛认定了A会跟上来一样。

  “对不起,等等,我也不是故意的!”

  “看在你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伤的份上,我就替杰克原谅你了。但是你得帮我把屋子里打扫了,才能把球拿回去。”

  男人推开大门,指着厨房,客厅的一片狼藉。

 

  在A做家务的时候,男人也在屋子里兜兜转转,挪动着家具和摆设的位置。他说自己姓莱耶斯,是这屋子正当的主人;但他常年在外,不怎么回家。本以为杰克和杰西(他总是提到这两个名字,A猜测那是他的亲戚或者儿子们)可以打理好这里,谁想到这两个男人过的一天比一天邋遢。

  “你见过他们吗?”莱耶斯先生拿起走廊神龛上的相框,指着两个面孔给A。A摇摇头。

  “他们都说这里在闹鬼。”

  A说。莱耶斯听了这句话,楞了一下。

  “他们说这里住着什么狼人和吸血鬼。”

  “杰西是去年养过条杂种狗。”莱耶斯挠着下巴想。“杰克嘛,他本来皮肤就白的反光。近期他还为了控制血压,每天喝三杯番茄汁。我想你的朋友们是把他们的特征给夸张化了。”

  可照片里的杰克看起来不苍白。倒是旁边这个矮莱耶斯半个头的年轻人,身板还没长结实,就被体毛糊了一脸,活像返祖得很英俊的人类。A已经可以想象这两个人现在变成了什么颓废的样子,以至于在小学生眼里看起来像行走夜间的妖魔鬼怪。在他的小学生逻辑里,他不知道人要经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只觉得人到了中年,都会变成某种怪物而已。

  “我已经把厨房收拾干净了,先生。”A说。“球——” 

  所幸莱耶斯没有继续要求他开始洗床单和窗帘。他从大风衣口袋里随便一摸,就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了带三线明星签名的棒球。

  “回家吃饭去吧,小鬼。”莱耶斯先生眉开眼笑的样子让A害怕了起来。“你该庆幸你碰到的是我,而不是杰克那个老东西;他要是看到什么黄毛小子擅闯民宅,不知道会发多大的火。”

  “谢谢。”A接过球,向玄关跑去。他觉得只要说过谢谢,自己就已经足够礼貌了。天色现在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没有开灯的室内看起来就像黑色的剪纸立体书一样。但莫里森宅已经显得一点都不可怕了。他已经等不及要在明天上学的时候和同学拿着棒球炫耀自己大获全胜的试胆经历。

  就在他踩着小路穿越杂草,来到栅栏边缘的时候,一个抱着购物袋的白发的男人迎面走来。他看见A,就立刻大吼起来:

  “小混蛋!从我的草坪上滚下去!”

  这大概就是杰克了,A想。

  “我是,帮莱耶斯先生做家务来的。”

  A解释说。杰克隔着栅栏,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什么?”

  A觉得他也许是没听清,就再大声了一点,指着身后的房子。

  “是莱耶斯先生放我进来的!”

  白发男人手里的购物袋掉在了地上。他不顾滚了一地的面包和药瓶,飞一般的向屋子里跑去。

  “莱耶斯!”屋子里传来杰克的呼喊。“莱耶斯!等等!”

  A不是很明白状况。莱耶斯先生才刚回家,现在难道是立刻又要走吗?

  又一个看着像是四十多岁的男人跨过栅栏,向A走了过来。他一脸的胡子,长得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大狗。他摘下帽子,蹲在手足无措的A身边。这大概就是杰西了。

  “小朋友,你见到莱耶斯了?”

  A点点头。

  “快点回家吧。这不是什么小孩该来的地方。”他往A手里塞了一张皱巴巴的美元。“你就当是什么也没发生过,好吗?”

  说着,他把A轻轻的推出了草坪,目送他慢慢地走上人行道。A感到困惑极了。大人为什么总是把什么都弄得这么难懂?他明天该去跟同学说什么呢?

-----------------

  看到那个小孩终于走了之后,杰西麦克雷才小跑着进了屋。杰克还在大声的呼唤莱耶斯的名字,但杰西知道没人会回应他的。不出他所料的,一度被摔碎的相框又被谁挂回了杰克最恨的位置,摆在被万寿菊装点的祭坛上:看来就算已经过去了十年,莱耶斯还是记仇如往常。

  他待会应该上楼去找到杰克,劝他放弃,劝他冷静下来,劝他搬走。但杰克不会听的。就如同莱耶斯不会真正原谅他们,也不会真正离开他们一样。


给THICKER THAN BLOOD志画的万圣节AU76r
铁血猎人对于求婚被拒之后竟然对吸血鬼未婚夫做出这样的事 

这个梗我之前写过一个小破车见:http://elapuse935.lofter.com/post/1e7399e3_115d6fc6

 @巴巴罗萨🌈  太太写的骗子 贼 婊子 太好看了 图力低下只能摸了一个粗糙的场景


01 麦克雷不是一个王子,但所有人都说他长得很像一个王子。他作为王子的贴身护卫之一,在远航去别国参加什么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暴风雨击沉了他们的船。被浪颠儿颠,喝了一肚子水的他,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巨大的美男鱼。
  这只美男鱼抱着他游上了水面,还没等麦克雷说一声谢谢,就把他驼在背上如飞鱼一般移动了起来。等麦克雷从昏厥之中苏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扔在一片美丽的沙滩上,头顶是蓝天白云,身边是树荫环绕,不远处的水中还有好几只美男鱼趴在礁石上,十分友好地看着他。
  ……不对,这几只美男鱼,怎么都和救他的美男鱼长得一模一样?确切的说,他们的五官特征几乎都是一样的。健康的棕色的皮肤,黝黑发亮的头发,不知为何修剪得很工整的口子胡,一对猫一般的大眼睛,巨大的……嗯。他们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个比一个大一圈。最大的那只美男鱼,换算成人类大概就是3米高的巨人了。
  美男鱼们发现麦克雷醒来之后,笑盈盈的爬了上来。这时候麦克雷才感到有点大事不妙。仔细一看,这些人鱼的下半身长着可以辅助他们在岸上爬行的后鳍。他们就像一些上半身很长的海狮一样,慢悠悠的爬上沙滩,围着麦克雷小声的说着什么。
  然后最大的那只美男鱼拎起麦克雷就脱了他的裤子。

02
  麦克雷度过了一个像后宫轻小说里才会有的夜晚。
  他本来有好多问题想问的,但被温暖湿润又紧致搞得头晕目眩,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这些人鱼是会说话的,一个劲的夸他可爱又英俊,说想和他过一辈子。到了晚上气温下降之后,他们把麦克雷放在一个铺了干草的岩洞里,又给他生了火烤了些水产。如果这里有床铺的话,麦克雷真的想待一辈子。
  在人鱼离开之后,麦克雷啃了啃寡淡的烤鱼,准备躺下就寝。就在这时候岩洞的深处冒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吓了他一大跳。
  “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是我要问的问题。不过……既然你都被抓来了,大概他们想对你做的事也是一样的。你也是个王子吧?”
  老头身上裹着一件很破旧的袍子,穿着做工很简陋的草鞋。他看上去约莫有五十多岁,头顶的白毛稀薄得只能用稀薄来形容。
  “我可不是什么王子。”麦克雷警惕的护着自己的烤生蚝。“你是怎么个来头?”
  “我曾经是个王子,”老头说。“我的船翻了之后,这帮妖怪把我捞了起来,养在了这个岛上,当他们的电动按摩棒。”
“他们也和你做??”
  这话一说出口,麦克雷就觉得自己重点搞错了。“不,你的意思是说这帮人鱼会抓人类男性来当自己的性玩具?别开玩笑了,他们对我可好的。都没对我施暴,只不过是一帮天性爱玩的……”
  “你一开始是这么想。他们也不会强求你。但是再过几天,情况就不一样了。”

03
  七天过去了之后,麦克雷相信了莫里森的话。他拖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鸡儿,来到老头——杰克·莫里森的住处。
  “莫里森,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们真的是一帮永不满足的怪物。我们逃吧。我们造船吧。我们挖个新的藏身处把工具都藏在那里——”
  “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吗?”莫里森面如死灰地搓着钓鱼线——那是他用自己的头发编的。“这个岛周围都有他们养的宠物鲨鱼在巡逻。在他们眼里,王子是消耗品。你要是不乖了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可我并不是——”
  “你可别让他们知道你不是王子。”莫里森说。“他们对王子这种生物有执念,非王子不养。不然这个岛上早就是男人动物园了。我怀疑他们是以貌取人的时候把你误认成了王子属性的人类。”
  “见鬼!他们为什么不,不可以多抓几个王子来?这样下去我会英年早逝的——”
  “嗯,当时我就是这么跟他们说的。”莫里森说。“然后过了几天,你就来了。”
  麦克雷扑向莫里森。嘴里骂着对方的妈妈,大哭着,开始殴打彼此。

对于没有读美国精神病人本的人而言 这个场景大概只能用谜来形容 

和洋妞友人近期非常喜欢异形女王噶/xenomorph改造士兵76的au